对中国滚友来说往上冲不难,难的是雷鬼那种放松的状态——就像在满脸苦大仇深的对手面前,博尔特那种放松神游的境界,雷鬼赋予牙买加闪电飞人一种柔韧的质地。当然对飞人来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而雷鬼不争朝夕,还有一万年那么漫长,一切似乎都来得及,你可以慢下来,那声声Delay犹如弱水三千,犹如绵延不绝的时间,你来得及去金斯敦,来得及去澜沧,牙买加和云南,一样令人恍惚的阳光,一样在叶子上飞翔。

王磊的“泵”乐队5年前解除了工业摇滚的武装,走向雷鬼的幽深丛林;谢天笑现在也是如此,只是很多乐迷不答应。谢天笑喜欢的还是简装雷鬼,而泵要贪婪复杂得多,他们不是Copy老派雷鬼,或只是挪用一点雷鬼节奏,泵以及后继的“三跺脚”乐队玩的是DubReggae。鲍勃·马利奠定雷鬼乐的世界观,而突比王(KingTubby)则搞定方法论——这个方法论就叫Dub——Reggae是根源的,Dub 是无限伸展的、未来主义的,Dub是时间和空间的迷宫,Dub Reggae把雷鬼引向无数陌生的情人,让他们一见钟情。

王磊撮合了雷鬼与川剧以及中国民歌、民乐,三跺脚则安排了一场雷鬼与云南少数民族音乐的相亲。DubReggae更考验一个乐队对不同类型音乐的综合驾驭能力:雷鬼、爵士、摇滚、电音,以及形形色色的民族音乐。

三跺脚这张《寨林笙歌》成了国内第一张正式的雷鬼唱片,封面是雷鬼红黄绿三原色三个小葫芦——澜沧每年有葫芦节——乐队的灵感源泉主要是云南南部澜沧江一带的哈尼族、彝族、拉祜族、布朗族、傣族等族歌舞。有小海(兼吉他)、杨二(兼电音、采样)两位布朗族兄弟改编翻唱的民歌,更有迷人的民歌采样,其中有的是乐队在山寨采风所录。两位原籍澜沧的布朗族乐手决定了乐队处在Dub世界中的民间民族领域,而泵乐队前鼓手小刀(傣族)和键盘手徐颖奠定了雷鬼根基,两位长年生活在中国的老外则奉献了一首雷鬼国际High曲《珠江啤酒》,尤其是纽约萨克斯手亚当巧妙混搭的爵士风味,他的笛、葫芦和芦笙也是一大亮色。

这种雷鬼与民歌、电音、爵士、摇滚天花乱坠的混搭,最大的难度是如何进出自如左右逢源和谐相处,又如何最后玩飞起来。不管是泵还是三跺脚,都不能说已经找到钥匙,而只是在打磨钥匙的过程中,不同的调性不同的音阶,令云南和牙买加不搭调的危险往往更大,但《三跺脚》的民族歌舞节奏和雷鬼节奏结合在一起是有趣的尝试,《花头巾》则是民歌采样恰到好处的典范。而《云海》、《山歌》等虽有令人惊艳的细节,但整体气势没有完全飞起来。

整张唱片最为浑然一体的,反而是并不雷鬼而用了那么一点Ska快节奏的《阿细跳月》,好玩在于开头的Swing大乐队时代的萨克斯靡靡之音,加上一把摇滚吉他,让人感觉StanKenton和DeepPurple也窜进云南山寨来参加彝族狂欢节了。

三跺脚在云南山寨与乡民一起演出后曾大放鲍勃·马利,结果根本没听过雷鬼的乡民跳得东倒西歪不亦乐乎,而在北京星光现场,鲍勃·马利之子朱利安·马利演出时,北京观众的身体还是过于僵硬了。雷鬼在云南山寨中似乎更容易共鸣共舞,或许是因为不管在牙买加还是在云南,太阳和土地更亲近,音乐和肉体也更亲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cgfund.cn/,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