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45个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是“博物馆的未来:恢复与重塑(The Future of Museums: Recover and Reimagine)”。这一主题强调了国际博协寄予全球博物馆的期待,即共同设想和分享应对未来社会、经济和环境挑战的新方法、新模式、新方案。

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到来之际,搜狐文化推出由欧盟收集整理的《解码欧洲博物馆》系列视频,与搜狐读者一起体验“云逛馆”,探索与再现异域的“文物幸存者”。荟萃经典的名画宝库、小众爱好的匠心汇聚、奢华壮观的皇室收藏、源于民间的生活智慧……无不透露着欧洲文明的多样之美和欧洲各国的人文之光。

本期视频带大家云游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感受充满忧郁与活力,也涤荡着自发性和重生感的当地民族景观。

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是斯洛文尼亚的主要美术馆,美术收藏数量居全国之首。美术馆的永久藏品包括近800年间的国内外艺术作品,并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游客有机会接触到与斯洛文尼亚社会文化相关的开山之作。 因此,国家美术馆可谓是一本宏大的目录,涵盖了这个国家的欢乐、希望、恐惧与梦想。

田园诗般平静的湖面,岛上的圣母教堂,巍然耸立的布莱德城堡和背景中的如黛远山,这都是斯洛文尼亚土地上最常见的风景。19世纪上半叶,许多艺术家试图在作品中将大自然与人类情感进行连接。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和旅行的日益便捷,加上地方研究的兴起,人们对大自然的兴趣也越发浓厚。河湖、森林和山脉都会激发人们的敬畏之心,天气现象也是我们内心世界的映射。这使布莱德成为绘画的理想主题,这里的布莱德城堡和未受破坏的环境都是中世纪的象征,因此在浪漫主义画家中颇受欢迎。

在布莱德,艺术家常常以岛屿、城堡和山脉作为创作主题。他们在作品中会对风景进行调整,以适应自己的风格,因此每位艺术家笔下的山峰都各不相同。布莱德的风景通过摄影作品和明信片传播开来,至今仍然广受欢迎,因为既融合了宗教、世俗和大自然,又是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的结合。

马克·佩恩哈特(1824-1871)以其从东阿尔卑斯山顶俯瞰的诸多全景画而闻名。有段时期非常流行从一些难以到达的角度去描绘壮丽风景,当时佩恩哈特极其活跃,有一千多幅油画得以留存至今。

1、米哈埃尔·斯特洛(Mihael Stroj, 1803-1871),《路易莎·佩斯雅克》(绘于1848年之前),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

斯特洛是一位高产的肖像画家,曾在卢布尔雅那和萨格勒布工作。 路易莎·佩斯雅克(Luiza Pesjak, 1828-1898)是当时的著名知识分子,也是一位诗人、作家和翻译。路易莎的家庭教师是弗兰策·普列舍仁,斯洛文尼亚最负盛名的诗人,曾在路易莎父亲手下做助理律师。

2、约瑟夫·汤姆奇(Jožef Tominc, 1790–1866),《莫斯孔家族的三位女士》(1829),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

汤姆奇的作品代表了19世纪上半叶斯洛文尼亚艺术领域的最高成就。 莫斯孔是一个古老的家族,在这幅画中以非正式的群像形式出现,又称人物风俗画。这幅画中的许多物件和人物手势都引人入胜,甚至启发了一部法国小说。

3、约瑟夫·汤姆奇(Jožef Tominc, 1790–1866),《弗鲁斯克博士一家》(绘于1835年之前),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

汤姆奇曾在国际港口城市特里斯特工作,拥有诸多客户,塞尔维亚医生迪米特里·弗鲁斯克一家就是其中之一。在画家精湛的笔触之下,中产阶级家庭的奢华、体面与富足体现的淋漓尽致。

4、马克·佩恩哈特(Marko Pernhart, 1824–1871),《布莱德》(1854),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

佩恩哈特是一位广受欢迎的风景画家,画过斯洛文尼亚一些最知名的山脉、湖泊和风景。布莱德湖的风光在19世纪成为一大地标,并一直流行至今。

5、帕维尔·昆纳(Pavel Künl , 1817–1871),《瑞比伊广场》,1847年,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

昆纳还做过文物修复工作,但他最有名的作品依然是与斯洛文尼亚首都中心地带有关。 在山上,我们可以看到卢布尔雅那城堡,而那片白雪覆盖的房屋则是艺术家、商人和手工业者的家园。

6、朱里·苏比克(Jurij Šubic, 1855–1890),《狩猎前》(1883),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

凭借这幅画,朱里·苏比克成为首位作品在巴黎沙龙展出的斯洛文尼亚人。 这幅画的灵感源自苏比克1882年的北法之旅,是斯洛文尼亚艺术中对自然光的早期系统研究。随着现代主义的兴起,自然光的呈现变得至关重要。

7、伊万娜·科比尔卡(Ivana Kobilca, 1861–1926),《喝咖啡的女人》(1888),所有者:彼得·赫里巴尔博士

伊万娜·科比尔卡是斯洛文尼亚最著名的画家,在国外生活了数十年,足迹遍布维也纳、巴黎、萨拉热窝和柏林等地。科比尔卡在慕尼黑画下了这位善良的老妇人,以向她的求学岁月和大师们致敬。

8、伊万娜·科比尔卡(Ivana Kobilca, 1861–1926),《夏天》(1888),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

这幅画是画廊最受欢迎的作品,因为描绘了一幅梦幻的夏日场景,画中年轻的城镇妇女正在与乡村儿童嬉戏,人物栩栩如生,环境生动明亮。科比尔卡是第二位作品入选巴黎沙龙的斯洛文尼亚人,并在时代交替期间创作出了她最好的几幅作品。

伊万·格罗哈尔(Ivan Grohar, 1867-1911),《落叶松》(1904),斯洛文尼亚国家美术馆

格罗哈尔是最擅抒情的斯洛文尼亚印象派画家,最好的作品均来自于斯洛文尼亚乡村和高山。他在家里完成了《落叶松》的创作,并在其中融合了现代主义的“精梳”笔触和东亚版画的一些元素。

伊万·格罗哈尔(Ivan Grohar, 1867-1911),《春》(1903),卢布尔雅那博物馆与美术馆

这幅画在艺术家工作室内完成,是在维也纳举办的首场斯洛文尼亚画展中的重头展品。 格罗哈尔将忧郁与活力,自发性和重生感融合在一起,描绘了一幅典型的民族景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cgfund.cn/,欧洲预选塞尔维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