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习主席两年内第二次访问拉美,将中拉关系推进到一个新的战略高度,拉美正成为中国全方位政治经济外交的重要板块,中拉论坛的创立又为中拉合作开辟了新的战略空间。随着中拉经贸关系进一步深化发展,需要全面考虑中国在拉美地区的战略布局,有重点地建立以经济为基础的战略支点。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中,牙买加地理位置优越,制度条件规范,经济对外开放度高,劳动力资源充裕,社会经济稳定,具有较好的发展基础,与中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均保持良好的关系。近年来对中国期望明显加强,可以考虑将其作为中拉经济合作的战略桥头堡来加以经略。

牙买加位于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巴拿马运河黄金水道上,是加勒比地区航运和贸易中心,战略上类似于马六甲水道上的新加坡。牙买加陆地面积10991平方公里,相当于14个新加坡,在加勒比海中仅次于古巴和海地岛;人口总量274万,大约为新加坡的一半,在加共体15个成员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海地。近年来,经济总量大约为147亿美元,在加共体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人均GDP大约为5300美元,在加共体中处于中下水平。从地理位置、国土面积、人口总量、发展水平看,牙买加具有中拉经济合作战略桥头堡的独特优势。

牙买加是加勒比地区最大的英语国家,也是英联邦、加共体和加勒比国家联盟(25个成员和12个准成员)成员,经济开放度高,与欧美保持着密切的政治经济联系。美国、加拿大、欧盟、加勒比国家、委内瑞拉是其主要贸易伙伴。美国、加拿大和欧洲还是牙买加最主要境外游客和侨汇来源地。长期以来,牙买加政治社会比较稳定,法律体系比较规范,但经济增长乏力,外债负担沉重,储蓄率低,投资缺口大,失业率高、社会经济对外贸、外资和外援依赖性大。因此,牙买加具有中拉经济合作战略桥头堡的条件。

牙买加在旅游、航运和矿业方面具有明显比较优势,电力供应成为经济发展主要瓶颈。旅游是牙买加主导产业和主要创汇部门。2012年,牙买加旅游收入超过20亿美元,酒店、餐饮产值占GDP的5.5%,蒙特哥贝是最主要的旅游集散地,有连接欧美的航班。首都金斯顿为世界第七大天然良港,加勒比地区最主要枢纽港,集装箱吞吐能力为150万标箱。2012年,运输、仓储和电讯业产值占GDP的11.2%。牙买加铝矾土资源丰富,储量居全球第四位,其中可采量15亿吨。铝矾土产能1500万吨,仅次于澳大利亚。但是,牙买加石油全部依赖进口,电力价格每度为0.42美元,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金融危机以来,牙买加经历了双底衰退,2013年经济增速仅为0.2%,2014年仅有1%。中国改革开放35年来的经验以及日益扩大的对外投资,有可能为牙买加经济起飞注入活力。

牙买加政治经济社会的长期稳定没有能够转化为有效的经济增长,二十多年来,经济增长速度不仅低于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平均水平,也低于全球平均水平,主要有以下三方面原因。

第一,电力价格居高不下,成为制约社会经济发展最为主要的因素之一。目前,牙买加平均电价每度0.42美分,是全球电价最贵的国家之一,也是困扰牙买加政府和企业的核心问题之一。牙买加电价过高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电网由一家日韩企业垄断、缺乏竞争;二是发电和输配电设备老旧,损耗严重;三是终端用户偷电现象比较普遍,且缺乏有效对策。当前,牙买加电力损耗大约在23%—27%之间,其中,技术损耗和偷电各占一半。

第二,政府债务负担重,公共投资严重不足,对外资有很大需求。牙买加是全球政府债务最高的国家之一,2012/2013财年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134.1%,其中外债比重44.3%。2013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向牙买加提供了为期四年,总额9.58亿美元中期贷款,支持牙买加经济改革。同时,世界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也分别提供至少5.1亿美元的贷款额度。2012/2013财年,牙买加债务偿还支出占到了其税收收入的67.3%,导致公共投资严重不足,难以自主支持新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第三,牙买加经济过度依赖传统产业,缺乏新的增长点。牙买加经济主要依赖旅游和运输为基础的服务业,制造业以采矿业为基础,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大约为10%,农业主要是经济作物,占整个经济的6.8%。同时,这些产业外向型特征明显,是牙买加出口创汇的主要来源。如果牙买加不改变目前的产业结构,培育新的增长点,其经济增长速度最多也只能保持3%的低速增长,很难达到5%以上的中速增长。

近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期贷款项目要求牙买加进行以私有化为核心的结构改革,为新的外资进入创造了条件。同时,巴拿马运河改扩建也为牙买加航运、贸易和物流业的发展开辟了新的战略空间。

一方面,在IMF中期贷款项目支持下,牙买加实行了四项改革措施:一是以促进增长和就业为目的结构改革;二是以提高竞争力为核心的商业环境改革;三是以增加收入减少赤字为基础的财政改革;四是以降低债务水平维护金融稳定为主的债务改革。为此,牙买加紧缩财政、扩大税基、允许汇率贬值,对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改革。牙买加的经济改革已得到IMF的认可,有助于提振市场信心,降低投资风险;但是这些措施使得政府在未来三年很难支撑新的基础设施项目,而牙买加机场、铁路、港口、码头等私有化改革进展缓慢,正面影响尚未显现。

另一方面,巴拿马运河2006年开始进行扩建,计划于2015年完成,届时货运能力将大大提高,巴拿马相关航线及港口竞争力也将进一步增强。理论上,巴拿马运河扩建会给处于巴拿马黄金水道上的金士顿港带来巨大发展空间。但是,随着巴拿马运河扩容,巴拿马两大港(科隆港和巴尔博亚)发展迅速,集装箱吞吐量年均增长速度超过20%。相比,金士顿港由于改扩建项目进展缓慢,集装箱运量年均增速不到2%,尚未从巴拿马运河改扩建中明显受益。

外资一直是牙买加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近年来牙买加开始利用外资,将重点转向新兴市场国家,中资企业在牙买加影响增大,牙买加对中国期望也明显加大。

中港湾集团是较早进入牙买加的中国大型企业,承建了首都金斯顿国际机场高速公路、南北高速公路等一批基础设施项目。其中,南北高速公路成为中国海外第一个基础设施投资项目,运营承包期50年,中段项目已投入运行。这种投资方式,既可有效解决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中的资金瓶颈,也可为中国工程承包类企业走出去投资做出有益的尝试,提升中国对外投资的形象,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目前,牙买加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缺口仍然很大,首都金斯顿国际机场四车道高速公路项目由于资金不足只建成投入运行两条车道。

牙买加对来自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中国的援助和投资有很大的期望。牙买加政府不仅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提供农业、节能、住房、社区、教育、卫生等方面的硬援助,还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提供产业规划、能力建设和管理方面的软援助。他们不仅对中国政府援助有很大的期待,更希望中国的企业能够更多地到牙买加投资,帮助牙买加解决经济发展存在的资金瓶颈、能源瓶颈、基础设施建设瓶颈。同时,也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帮助其提升经济规划和宏观管理方面的能力建设。

牙买加能源部门和机构希望与中国在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和小水电方面展开全面合作。牙买加能源机构已多次到中国访问,与中国太阳能、风能和水电机构有过深入的交流接触,认为中国的技术、装备和管理能够从根本上解决牙买加的能源瓶颈。在讨论到牙买加能源领域存在的制度问题时,对方表示正在加大能源领域的改革力度,不久将出台相应的政策鼓励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的发展,特别是鼓励境外投资者参与牙买加能源建设的相关政策。

牙买加交通运输部门对中国企业对牙买加公路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经营表示充分肯定。希望中国企业能够继续参与牙买加未来的环岛公路建设、铁路改造工程、物流园区建设等项目。同时,对方也还希望中国企业能够积极参与牙买加机场、港口、码头和铁路等的私有化改革。

牙买加位于加勒比地区中心,政治社会稳定,法律制度规范,航运、旅游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经济规模适中,对中国具有很大期望,可以作为中国走向拉美的战略桥头堡,要重点围绕交通运输和能源石化两大战略板块加以经略。

第一,从规划入手,找准中牙经济合作的战略支点。继续加强中牙国家和行业规划方面的交流和合作,帮助牙买加制定确实可行的战略规划和重点行业产业规划,重点解决牙买加经济发展的瓶颈,积极寻找牙买加未来经济发展的增长点。要帮助牙买加做好能源发展规划、交通物流规划、旅游发展规划和农业发展规划,通过产业规划等软项目为重大项目投资合作创造条件。

第二,将交通运输作为中牙合作的突破口,使牙买加成为中国制造走向拉美的桥头堡。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中国企业有序参与牙买加机场、港口、码头和铁路的私有化改革,考虑以股权投资的方式参与牙买加交通运输项目和物流园区建设。加大对中港湾集团牙买加南部圣凯瑟琳区山羊群岛中转港项目的支持力度,妥善解决目前遇到的生态环境问题,努力将其建设成中国制造走向拉美的重要中转港。

第三,加强能源领域的合作,从根本上解决牙买加经济发展面临的能源瓶颈。牙买加的能源发展战略对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和小水电寄予了厚望,但从其调整后的2030年规划目标看,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比重不会超过30%,石油和天然气仍将发挥基础性作用。因此,中牙在加强太阳能、风能和小水电合作同时,仍需重点关注石油和天然气方面的合作潜力。从目前情况看,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牙买加的能源问题,还得依靠传统能源,同时进行相关电力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

第四,考虑在牙买加规划建设海外石化基地的可行性。考虑到中国与委内瑞拉、巴西已经开展了石油和天然气方面的合作,在牙买加近海也不排除发现一定规模的石油和天然气田的可能性,在战略上需要在拉美地区尽早规划重大海外石化基地。牙买加处于巴拿马黄金水道上,港口条件优越,是中国在拉美石化基地规划较为理想的选择地。石化项目是中国大型石化企业走出去的重要一环,不仅可大大提升中国在拉美的影响,也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牙买加的能源瓶颈,成为支撑牙买加经济发展的主导产业。

第五,研究在牙买加建立物流和产业园区的可行性,适度发展加工制造业,为牙买加经济增添新引擎。1982年牙买加就通过了《自由经济区法案》,已有金斯顿保税区、波特莫尔信息园、蒙特哥贝保税区和牙买加国际保税区,区内以仓储物流为主,制造加工活动非常有限,运行情况并不理想,尚没有中国企业入驻。目前,牙买加政府正在筹建物流中心,中港湾集团也在规划物流和产业园区。如果牙买加能源瓶颈能够得以解决,牙买加就有可能成为中国制造在拉美的重要基地,牙买加经济也就会增添新的引擎。

(作者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贸易和投资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cgfund.cn/,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