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连接中东与欧洲的地区大国、G20成员国,土耳其的区域影响力随着国力增长蒸蒸日上,19日――记者在土耳其的第一天是在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度过的。这里是最具土耳其特色的地方,尽管道路狭窄,人群拥挤,给人嘈杂无序之感,但明显散发着一种活力,与之前给记者带来萧条感的希腊形成鲜明对比。就在这天下午,记者得知了土士兵遇袭身亡的消息。土耳其与库尔德工人党之间的冲突由来已久,时有发生。

第二天早上5时许,记者一行去机场搭机前往位于安卡拉的“土耳其之声”(TRT)总部,不想刚出伊斯坦布尔老城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cgfund.cn/,欧洲预选阿塞拜疆车子就被几名荷枪实弹的军人拦下,虽然很快就放行了,但我们猜测,也许跟士兵遇袭一事有关。

上午9时,记者一行顺利来到TRT总部大楼,下车后发现大楼前一片肃穆,一群人排队站立,前面有6个人平举着一面巨大的土耳其国旗,在他们前面,有人在慷慨陈词。一会儿,土耳其国歌声响起,院子里所有人都伫立不动。起初,我们以为这是升旗仪式,仪式结束后,上前询问才明白,原来跟前一天发生的袭击事件有关。这令我们感到惊讶,没想到这里会进行这样的仪式。

随后,负责接待的当地媒体朋友热情推荐记者参观阿塔图克(意为“土耳其之父”)之墓,也就是土耳其共和国缔造者凯末尔的纪念陵寝。当记者来到这个著名景点时,不禁赞叹墓园的壮丽,但更意外的是,沿途看到成群结队的中小学生,他们一个个拿着国旗,还有不少学生团体举着展开的巨大国旗,显得隆重而严肃。记者打听后得知学生们也是来纪念遇难士兵、谴责的。正说着,陵墓广场上响起国歌声,全体人员都肃立不动。在这样一个巨大、宽阔的广场上,国歌回响在耳畔,震撼力极强。

记者随着人流进入一个大厅,里面放着一具巨大的石棺,棺前是大家献的花。当记者从大厅走出来时,看到广场上的人再次伫立不动,原来又在播放国歌。在广场上看到的一幕不禁让记者想起看过的一则报道,说土耳其人民族自豪感非常强烈,国家的所有事物几乎都让他们感到荣耀,从孩童开始,他们就学习现代土耳其的辉煌历史:伟大的战士凯末尔如何在奥斯曼帝国的废墟上缔造出一个新的国家和民族。

在安卡拉停留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记者对土耳其人的爱国热情印象颇深。在安卡拉街头,记者几次碰到抗议人群高喊口号,谴责,还有成群结队、插着国旗的出租车,一起鸣笛。

在安卡拉街头,土耳其国旗之多令外来者吃惊,绣着新月和五角图案的国旗四处飞扬,大建筑有大国旗,小房子插小旗帜,甚至在明信片、杯子等诸多纪念品上都有土耳其国旗。记者以为这跟10月29日土耳其国庆日临近有关,但一位在当地常驻多年的媒体朋友告诉记者,平时就是如此,国庆日主动挂国旗的人更多。

除了国旗多让人印象格外深刻,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的照片也堪称街头一景。特别是在安卡拉,这位伟人的“身影”几乎无所不在。土耳其人对凯末尔的尊崇有目共睹,但这不包括库尔德人。原因是,在付出巨大牺牲后,1923年凯末尔宣布建立土耳其共和国,并确立民族文化的世俗化发展方向。也是从1923年起,库尔德人开始为反对政府的宗教改革和民族同化政策不断起义。

爱国主义某种程度上是同民族主义相通的,而民族主义也是双面的。在很多人眼中,这个国家的每个公民都被视为土耳其人,就像库尔德人在共和国建立后被称为“山地土耳其人”。在一些民族主义者眼中,不能出现种族概念上的偏差,否则就是对土耳其民族的侮辱。比如,2007年,土耳其籍亚美尼亚裔记者赫兰特?丁克因视自己为亚美尼亚族人,并坚持存在“亚美尼亚大屠杀”的立场,在伊斯坦布尔最繁华的街道上被一名17岁少年射杀,此事轰动一时。土耳其自1987年申请加入欧盟以来,种族问题、民族主义一直是影响谈判的因素。(张倍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