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cgfund.cn/,欧洲预选塞尔维亚

“斯洛文尼亚没有历史也没有文明,哪怕有六处世界遗产,欧洲很多大国仍然不承认”。

巡游巴尔干半岛的第一站就在斯洛文尼亚,可向导妮娜却自嘲说自己的祖国没有文明和历史,这种极端又别出心裁的解说方式很快就引起了我的兴趣。

直至9天行程结束后,我才概括出了大致意思:4500年前,欧洲最古老民族伊利里亚人就居住在斯洛文尼亚,公元1世纪曾被罗马人占领,一直到6世纪又被斯拉夫人统治并建立“萨摩王国”,东正教就此传入斯洛文尼亚。

然而,所谓的“王国”并不具备抵御外族的军事实力,只能仰仗巴伐利亚人的庇护而俯首称臣,东西罗马分裂后,西罗马势力很快扩张到黑海,斯洛文尼亚于公元745年被迫并入西罗马,公元976年才以公国身份暂露头角。到了12世纪末期,土耳其人不断侵扰克罗地亚与斯洛文尼亚,使得两地民不聊生,此后数百年几乎都在“反抗失败、被屠杀、再反抗”中挣扎。

“你们会记恨土耳其人吗?”我想起希腊一个作家说过“三分之二欧洲人不喜欢土耳其人,剩下的三分之一是仇恨”,所以小心翼翼的问妮娜。

妮娜笑着回答:谈不上记恨,也真的不喜欢,巴尔干半岛所有国家都被土耳其人侵略过,被大肆屠杀而仇恨至今的有保加利亚、亚美尼亚,希腊更是为了塞浦路斯直接与土耳其刀兵相见,斯洛文尼亚也被多次烧杀抢掠过,所以绝大部分国民都不喜欢土耳其人。为了区分伊斯兰名称,人们甚至把土耳其风格的烤饼面包和生活器具都改了名字,否则再便宜也没人买。

斯洛文尼亚人认为罗马或巴伐利亚人侵占只能算欧洲内部问题,而土耳其传入的伊斯兰教则属于种族与宗教、文化多重侵略,所以一战后迅速加入南斯拉夫王国站到土耳其对立面,直至现在仍极度排斥土耳其文化,从建筑风格、饮食习惯、称谓词汇全方位划清界限。

然而,在传统欧洲贵族眼里,斯洛文尼亚再怎么偏向欧洲却改变不了没有王室血脉、固有领地和自有文化等缺憾,且历史上被外族统治的时间超过2000年,期间也没有过完整主权。因此,多数欧洲人把斯洛文尼亚形容成是1991年才成立的年轻国家,经常用“没有历史没有文明”来嘲笑斯洛文尼亚人。

妮娜一边计划500多公里长的自驾路线,一边回答:有没有历史文明并不重要,斯洛文尼亚的亮点在于自然与和谐。2003年取消征兵制变成常备军后,斯洛文尼亚的治安状况越来越好,犯罪率日益降低,加入北约也只负责和平行动与人道主义救援。更重要的是,斯洛文尼亚拒收难民的立场十分坚定。

在妮娜的计划中,我们从首都卢布尔雅那经小城卡姆尼克前往第三大城市克拉尼,期间参观布莱德湖等地后再进入特里格拉夫国家公园,随后入境意大利到达两国交界的戈里齐亚堡城堡与迪里雅斯特,在海滨城市科佩尔停留两天出发去斯内奇尼克,再经齐尔诺梅利抵达边境小镇布雷日采,然后乘船顺萨瓦河进入克罗地亚。

虽然妮娜一直自嘲“没有历史文明”,但说到首都卢布尔雅那却不停自夸:这是我最喜欢的欧洲城市,面积将近1000平方公里,人口却不到30万,这里没有高楼大厦,几乎所有人都选择在尖顶屋(巴洛克风格)内生活。

卢布尔雅那是座相对年轻的首都城市,14世纪在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才正式建城,15世纪中期罗马教皇为抵御伊斯兰教入侵,点名将卢布尔雅那设为巴尔干半岛教区首府,城区面积因而扩大数倍才变成文化中心区。

19世纪初,拿破仑占领卢布尔雅那后将其划归为法国一个省,没多久又被奥地利纳为属国,随后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斯洛文尼亚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整个国家变成意大利与奥匈帝国的战场,仅其中的12次战役就牺牲了30%士兵,死伤达15万人之多,具体死亡数字至今仍在一点点的增加。

二战爆发后,斯洛文尼亚人最先发起反抗,意大利军队干脆拉起几十公里长的铁丝网将人们团团围困,用斯国博物馆典藏的《战争报告》形容:饿死病死的人,比战场牺牲的士兵还要多。1943年意大利刚投降,德国军队又接管卢布尔雅那开始新一轮的烧杀抢掠,也难怪妮娜说:“这座城市直到独立后才焕发出生息,没有主权都是被欺负的对象。”

虽然被嘲讽过,但卢布尔雅那的文化与艺术底蕴依然盛名在外,1595年创办的卢布尔雅那大学可是获得“三皇冠”认证的世界顶尖商学院,科学与艺术学院更是为欧洲培养了无数顶级科学家与艺术家,也是欧洲不多见的被中国科学院认可的合作机构之一,双方还多次互赠科研仪器与礼物。

再加上1919年创办的神学院、三所美术学院和冶金研究学院在内,这座城市仅学生群体就超过了5万人,足足占比城市总人口的1/6,因而得名“欧洲大学城”。正因为如此,才使得卢布尔雅那的学术氛围浓郁,市民总体年轻化,人与人之间也更加的礼貌和谐。

妮娜说:在斯洛文尼亚,你可以卸下戒备不用担心被宰被骗,因为物价按欧盟制定标准,如果游客被宰了,那我反而要恭喜他,举报后不仅能获得至少10倍的价格和精神赔偿,还有物价与旅游部门给予的补偿,相当丰厚;也不用害怕受到伤害和歧视,斯洛文尼亚的海关、警察和军人都要接受不低于50个课时的文明训练,海关和警察不仅被要求低声细语,就连值班期间的行为也要受市民监督。

我对妮娜的描述并没有完全相信,所以事后各种求证,结果却发现了更有趣的现象:斯洛文尼亚曾经有过几次大规模警察罢工,但人们却发现这些警察脱了制服也在街头维持治安,生怕自己罢工影响城市治安。

然而,真正令我诧异的并不是斯洛文尼亚的人文与艺术氛围,更多的惊讶这个国家如何保存这么完美的自然环境,在之后几天行程中,我们去过高原、冰川、海滨、草原、峡谷,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既唯美又震撼的绝世风景(下一篇卡姆尼克,一个拥有三座古堡与二战万人坑的小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