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90%的中国劳工在以色列从事建筑业。他们的月收入一般是750到1000美元。他们的瓷砖粘贴和墙壁装饰等建筑技术,让雇主十分满意。“勤劳能干的中国工人”甚至成了当地雇主招揽生意的一句广告语

3月28日以色列大选结束,前进党胜出。虽然新任总理奥尔默特表示将继续执行单边撤出计划,但西岸地区犹太人定居点工程仍未停建。工地上沙尘扬起,中国劳工身影隐约其中。

在巴以这片世界最动荡的地区务工,中国劳工的心情是复杂的。他们担心自己成为巴以冲突的牺牲品,但并不愿意放弃这里的工作。为了挣回支付给劳务公司的中介费,担起养家重担,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几年前,记者与被输往以色列的中国劳工有过深入接触。当时,中国劳工被大批输往以色列。在北京飞往特拉维夫的一个航班上,中国劳工人数就可多达120人。他们来自辽宁、江苏、安徽、浙江、福建等地,但以福建人最多。

出于安全考虑,以色列航空公司重点检查劳工。一位执行安检的以色列人曾告诉记者,他们担心木讷、老实的劳工被利用,将爆炸物带上飞机。

对于劳工的安检简单而纯粹:无须盘问,检查所有行李。物品全部摊开,掀起衣服,脱下鞋子……检查后,原本包裹妥帖的行李只能被胡乱装回;电饭锅、手机之类的电器若不能当场完成检查,只能用下趟班机运到以色列去;如果电器复杂,不能被确定是否安全,就会被扣留……尽管有人因为行李问题而吵嚷,但多数劳工还是顺服地接受检查,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最终,吵嚷的劳工都会安静下来,服从登机前的一切程序。

对于前路究竟如何,大多是农民出身的劳工不了解,也不关心。为了到以色列务工,他们每人支付给劳务公司约1万美元中介费用,而这些钱常常是举债借来的。为了还债,然后挣出更多的钱养家,他们只能相信去以色列是有希望的,哪怕为了去那个自己一无所知的地方要付出代价。

有一次,一名福建籍劳工因为忙着排队安检,将1000多美元现金忘在了行李手推车上。他傻了,瞪着眼睛向同伴诉说。但最终他也没有回去寻找,而是继续排进安检队伍。对于当时的他来说,登上飞机是唯一的选择。

前些年由于巴以冲突升级,大批在以务工的巴勒斯坦劳工被其他外籍劳工替代。2002年以前,中国劳工等外劳在以色列的境遇还不错。

据统计,大约90%的中国劳工在以色列从事建筑业。他们的月收入一般是750到1000美元。他们的瓷砖粘贴和墙壁装饰等建筑技术,让雇主十分满意。据报道,“勤劳能干的中国工人”甚至成了当地雇主招揽生意的一句广告语。

然而工作是艰苦的。据当地媒体报道,从事建筑业的中国工人每天工作时间可达10小时,他们的居住条件简陋,离开工作地点还可能受到限制。

环境危险更不必说。近年来,有多名中国工人在自杀式袭击中被炸身亡。尽管中国使馆多次出示安全警告,但工人们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一位被称作“张师傅”的中年人曾对媒体说:“安全警告让我们不要坐公共汽车,可不坐怎么行呢?打出租车贵得要命,公共汽车却很便宜。有时候,劳工们从宿舍去工地只能乘公共汽车。”

由于语言不通、出行不便,以及文化传统存在差异,中国劳工生活环境孤寂而封闭。一位名叫庄忠明的劳工向媒体表示,自己排解苦闷的方法,便是看完一篇中文文章,就把它重抄又重抄,直到抄累为止。

此外,对于中国劳工来说,汇款寄丢、遭遇敲诈勒索、路上遭劫、工资被拖欠等问题更屡见不鲜。

然而只要在当地拥有稳定工作,这些都不是让劳工们最头痛的问题。倘若沦为非法劳工,也就是“黑工”,他们要面对的便是长久的痛楚了。

中国劳工来以“成本”很高,有报道说在江苏省,来以务工的中介费用已翻倍增长。有着中介费举债的负担,并且签证期只有一两年时间,越来越多劳工来了以色列就不考虑按时回去。于是,他们宁可做非法劳工,承担遭遇的风险,也要想方设法把钱挣够。

此外,以色列当地新闻媒体多次披露,很多以方建筑公司在机场接到中国工人的当日就抛弃他们,让其自谋出路。他们感兴趣的只是工人一下飞机就交给他们的一笔中介费。但是离开了原本的雇主,自行务工的工人便成了“黑工”。

不仅如此,有的国内劳务公司一度疯狂地向当地输入劳工也加剧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一个从以色列回国的朋友告诉记者:“两年前,那边的(特拉维夫)监狱里就关满了非法的中国劳工,可是劳务公司还是不断向外面送人。”

据以色列内政部门公布,在以中国劳工约有2.5万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黑工”。有当地媒体估计,“黑工”的数量约占中国劳工人数的一半。

2002年以后,当地经济形势和社会态度对于“黑工”越来越严苛。当地媒体报道,“非法外籍劳工正涌进以色列,偷走了工作,偷走了女人,传播着疾病。”与此同时,一个专门处理非法劳工的组织也建立起来,警察不断搜捕非法外劳。

为了在当地留下来继续工作,劳工们东躲西藏。有报道说,有一名中国工人为躲避追赶,在逃跑中不慎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

沦为非法劳工,即便有了工作也很悲惨。一切都更没有保障,工人们只能选择更苦累、更危险,但报酬也更廉价的工作。“但是对于当地公司来说,工人处于这样的状态不啻是‘金蛋’。”一家当地报纸评论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cgfund.cn/,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