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的几周,塞尔维亚的日常政治生活有了新的动态。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展现了这种新的动态,但是4月初疫情仍未达到峰值。最显著的国内政治动向是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随后塞尔维亚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配套抗疫措施。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国家取消了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且对其他重要政治活动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4月3日,塞尔维亚新冠肺炎单日死亡病例升至最高(8人),共计死亡39人。以下从两个方面概述新冠疫情如何影响塞尔维亚国内政治,即:政府采取的措施和对重大国内政治事件的处理。

3月6日,塞尔维亚发现了新冠肺炎“零号病例”。3月末,感染病例已增加到1000多人,并且有迹象表明增长趋势还会持续。塞尔维亚卫生部长警告称:绝对不能把疫情防控措施政治化。毫无疑问,国内政治最重要的事件是取消了原定于4月26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为讨论推迟选举日期事宜,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Vučić)与那些已登记参选的政党领导人召开了一系列会议。会议开始之前,并非所有相关人士都赞成推迟选举,但在3月17日召开的会议上各方最终达成了共识。武契奇总统宣布,议会选举将在疫情结束后举行,塞尔维亚国家选举委员会( Serbia’s National Electoral Commission)终止了一切选举准备工作。各政党也停止了竞选集会。解决了这一重大问题后,国家机构的工作重心都放在了抗击疫情上。

为了给病毒感染者提供有效治疗以及抑制疫情蔓延,塞尔维亚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限制措施。第一套措施针对卫生系统,第二套则为在疫情后刺激经济复苏的对策。塞尔维亚于3月15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根据宪法规定,当公共危机威胁到国家及公民生存时,国家可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每当国民议会(National Assembly)无法举行全体会议时,议会议长、总理和总统都会通过这样的决定,现在的紧急状态就属于此种情况。此外,塞尔维亚政府还颁布了一些保障人权和少数民族权利的措施,以便更有效地抗击疫情。在疫情爆发初期,塞尔维亚从晚上8点至次日早上5点实施部分宵禁,并且禁止65岁以上老年人离家外出。由于以上措施未取得预期结果,政府决定将宵禁时间延长至12个小时(从下午5点到次日上午5点)。此外,还关闭了所有学校和公共场所。3月29日,总统武契奇提出采取全天宵禁措施,但是截止4月5日此建议还未通过。最后一次延长宵禁时间是在4月2日,规定周六下午1点至周一早上5点禁止外出。3月15日,塞尔维亚全面禁止外国人入境(最近历史上首次)。而根据宪法规定,塞尔维亚公民可以无限制地进入塞尔维亚共和国领土,因此入境通道仍对塞尔维亚公民开放。此举引发了新冠肺炎疫情重灾区国家的约40万塞尔维亚侨民大量涌入。人们认为,这种情况加重了塞尔维亚的疫情。为缓解侨民大量入境造成的影响,政府决定所有入境公民都要进行为期28天的自我隔离,并派遣塞尔维亚武装部队管控塞尔维亚边境。

没有一项限制措施是在无缘无故的条件下实施的,相反,它们都受到了地区局势的严重影响。塞尔维亚周边国家已确诊了6500多例感染病例,截至4月4日,已有至少217个死亡病例。虽然武契奇特别强调要为塞尔维亚南部省份科索沃(Kosovo)提供帮助,但是也派遣了医疗急救队前往邻国波黑的塞族共和国。随着疫情蔓延,贝尔格莱德博览会(Belgrade Fair)大厅改建成了临时医院,可容纳3000张病床。所有主要城市也都立即采取了这项举措,并腾出了最大的空间(多为运动场所)以作改造临时医院之用。

3月31日,为缓解新冠疫情的影响,塞尔维亚财政部部长锡尼沙·马里(Siniša Mali)提出了总额为51亿欧元的经济措施。出人意料的是,这些措施得到了许多分析人士的认可,他们认为这些措施很可能取得成效。这一套刺激经济增长的方案(预算占塞尔维亚国内生产总值的11%)由4个部分组成:1、疫情期间裁员率在10%以下的中小型企业(SME)在紧急状态解除后都会得到由国家提供给每位雇员的3个月最低工资;2、预算为13亿欧元,预计国家将承担税收和工资的定期缴款(contributions on wages),以鼓励公司不裁员;3、开销最大的一项(22亿欧元),旨在通过发放低息贷款和支持银行系统来维持和增加中小型企业的流动性;4、最后一项备受关注,疫情结束后,每位塞尔维亚公民都能直接得到100欧元的现金补贴(用于塞尔维亚本国市场)。

疫情爆发之前,贝尔格莱德街头举行了一系列抗议活动,要求增强选举的公正性,反对党的一部分人甚至主张抵制选举。然而,由于疫情爆发,这种抗议便失去了其意义。在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不久,一些政党公开表示反对,声称采取这种措施(进入紧急状态)应对疫情是小题大做,并暗示政府可能存在权力滥用现象。然而,由于随后公民健康受到了极大威胁,这些指控淡出了讨论圈。塞尔维亚政府于3月28日发布了一项法令,规定不可将未经授权者提供的疫情信息(防疫措施和新冠肺炎治疗)视为准确无误、经过核实的信息。之后,在公共舆论的压力下(尤其是自媒体),以及在一些驻塞尔维亚的国际组织的支持下,塞尔维亚撤销了此项法令。

3月,一位重要的流行病学家指出,首例感染者登记日期(3月1日)早于正式宣布日期(3月6日)。为此,反对党提出了强烈的政治指控。按照反对党的说法,执政党塞尔维亚进步党(Serbian Progressives)为收集选举所需的公众签名才推迟了首例感染病例的日期。但不久之后,这位流行病学家强调是自己口误,并再次确认3月6日才是塞尔维亚疫情的爆发日期。

塞尔维亚公众舆论将“呼吸机”选为3月份的高频词汇。呼吸机采购刷新了国际卫生器械供应市场上国家间的竞争标准。总统武契奇宣布,塞尔维亚的人均呼吸机拥有数量甚至超过了一些发达国家(如英国等)。但是在他表示“他本人通过勉强合法的途径采购了一些呼吸机”后,先前的指责便消失了。塞尔维亚民众的内部分歧是此次疫情中的另一个政治争议。争议围绕着谁是抗击疫情的主要援助者展开,是中国、俄罗斯、欧盟、阿联酋、还是其他国家,如挪威等?反对党指责政府利用所谓“新冠外交”来加强与中国的联系。中国是第一批援助塞尔维亚的国家之一,为塞尔维亚抗疫提供了大量援助和医疗专家支持,欧盟及其成员国(如挪威)也提供了援助,提供了直接的经济援助并捐赠了医疗设备。欧洲睦邻和扩大事务委员会专员奥利弗·瓦尔赫利(Olivér Várhelyi)通知总统武契奇,他已指示相关部门为塞尔维亚提供1500万欧元的紧急援助(这也会为正在进行的项目提供资金)。

新冠肺炎疫情还在继续,因此塞尔维亚采取措施的效果仍有待评估。到目前为止,政府采取的措施符合目前的疫情需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cgfund.cn/,欧洲预选塞尔维亚估计新冠肺炎疫情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一些世界主要经济体遭受的破坏性后果似乎不会在塞尔维亚出现。

(作者:IIPE, Serbia;翻译:甘霖;校对:郎加泽仁;审核:刘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